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 德宏網

盈江:護“鳥巢”當“鳥導”賺“鳥錢”

2019-10-21
來源:美麗盈江
作者:盈江縣融媒體中心
核心閱讀盈江縣是祖國西南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,被譽為“中國鳥類資源第一縣”,享有“活著的鳥類博物館”的盛譽
  

  ▲雙角犀鳥 大山之魂 攝

  盈江縣是祖國西南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,被譽為“中國鳥類資源第一縣”,享有“活著的鳥類博物館”的盛譽。近年來,盈江縣注重發揮生態優勢,用好“鳥資源”,做好“鳥文章”,走出了一條生態觀鳥脫貧致富新路子。

  保護生態護“鳥巢”

  盈江縣出臺了《關于爭當生態文明排頭兵實施意見》等文件,申報成立銅壁關省級自然保護區、大盈江國家級風景名勝區、云南盈江國家濕地公園三塊保護地,劃定“雷區”、拉好“紅線”。整合1.5億資金強化重點區域的生態修復、科研監測、科普宣教,每年安排1000余萬元扶持發展經濟林木,五年修復生態林地196萬畝,森林覆蓋率從73.9%提高到76.06%。扎實開展“綠盾”專項行動、中緬生態保護合作行動,“鐵拳”整治非法采砂、采礦、圍墾等行為,打擊破壞森林資源、偷獵盜伐野生動植物行為。以建檔立卡貧困戶為重點聘用林業管護員2301人,對公益林、天然林劃片包干、責任到人、專人管護,每年安排生態效益補償金1500余萬元,兌付管護費1400萬元。

  往日的石梯村長期靠山吃山、刀耕火種,周邊形成大面積的“光頭山”“黃土地”,嚴重破壞生態環境。近年來,在生態扶貧政策的帶動下,村民放下了油鋸、斧頭、砍刀、獸夾、彈弓等“家當”,自覺投身于生態保護中,成功入選“美麗中國,我是行動者”十佳公眾參與典型案例,實現了舊習慣向新理念的轉變。多部門聯合對國內僅棲息于大盈江流域的國家II級保護動物黃嘴河燕鷗開展跨區域、跨行業搶救守護行動,種群數量由2018年的7只增長到今年的13只,成為生態保護的典范,中央電視臺4次進行宣傳報道。

  盈江通過保護生態護“鳥巢”,境內發現鳥類710種,占國內的51%,為全國之最,有黃嘴河燕鷗、冠斑犀鳥、雙角犀鳥、灰孔雀雉、紅腿小隼等國家I、II級重點保護鳥類60余種,成為名副其實的“鳥類天堂”。

  ▲花冠皺盔犀鳥 陳建偉 攝

  ▲紅腿小隼孫曉宏 攝

  建好“鳥點”引“鳥人”

  盈江縣立足豐富的鳥類資源優勢,積極探索生態扶貧模式,在部分鄉鎮建設鳥類監測點(觀鳥人俗稱“鳥點”,以下簡稱“鳥點”),尋找鳥類保護與脫貧增收的致富路。

  嚴守生態紅線,合理布局“鳥點”,規范間距設置,嚴格控制分布密度。按照“一個‘鳥點’一種明星鳥”的思路,差異化發展,因地制宜建成雙角犀鳥、紅腿小隼、灰孔雀雉等各具特色的“鳥點”43個。著力加強“鳥點”管理,嚴格按照環境承載能力控制每日接待游客數量,設立游客誠信積分和生態休養期,適量適時科學投喂,將干擾降到最小。打好“觀鳥名片”,先后舉辦中國盈江國際觀鳥節、中外生態旅游發展論壇5次,參與人數達3萬余人次,中央、省、州和國際多家主流媒體全程參與宣傳報道,眾多國內外觀鳥愛好者慕名前來。那邦鎮1只明星鳥引來3000人的圍觀,石梯村1窩犀鳥年均吸引游客5000多人次。全縣每年接待觀鳥愛好者3萬余人次,被廣大國內外觀鳥愛好者譽為觀鳥“圣地”,“盈江歸去不觀鳥”在觀鳥界廣為流傳。

  農民變身當“鳥導”

  發展觀鳥游,“鳥導”是關鍵,盈江縣著力在農民變“鳥導”上做文章,鼓勵引導村民建“鳥點”、當“鳥導”,吃好生態扶貧“觀鳥飯”。以感興趣、愛鳥護鳥的村民作為重點,強化鳥類知識培訓,做到持證上崗。實行“紅黑榜單”制度管理,對不規范、瞎操作、亂收費等行為進行治理,規范“鳥導”行為、誠信服務。

  目前,盈江有農民“鳥導”210人,均能熟練辨別150余種鳥類。“以前進山背刀,現在進山當‘導’”“家窮要喂鳥,人窮要讀書”等順口溜在各村寨口口相傳。傈僳族“鳥導”大蔡五說:我當上了‘鳥導’,認識了世界各地的觀鳥人,賺了錢、見了世面,真是沒想到。”為了滿足游客需求,全縣打造觀鳥特色村寨4個,美國、英國、法國、澳大利亞等40多個國家的觀鳥愛好者不斷涌入,8名農民“鳥導”9次走進央視為鳥代言,觀鳥產業走向世界,農民“鳥導”接軌國際。農民變身當“鳥導”后,收入大幅提升,生活質量、精神面貌較大改觀,“鳥導”這一新名詞已成為盈江貧困群眾脫貧致富的新興職業。

  ▲綠胸八色鶇 朱邊勇 攝

  做好服務賺“鳥錢”

  聚焦“為游客提供優質觀鳥體驗”這一重點,鼓勵群眾搞服務、賺“鳥錢”。踐行“共抓大保護,不搞大開發”理念,整合資金,依山就勢,支持農戶建特色民居,開農家客棧,為觀鳥愛好者提供住宿服務。全縣建成農家客棧200余間,每年10月至次年5月的觀鳥旺季,每家客棧每天可帶來500元至1000元收益,農民變身當“老板”。緊扣觀鳥愛好者特點,鼓勵村民為他們提供導游、交通、背包、送餐等服務,在觀鳥協會的管理下,每次可獲得服務費200元至1500元不等,農民實現家門口就業。

  村民蔡四全家齊上陣,家里開客棧,自己當“鳥導”,丈夫是志愿者,兒子接送觀鳥人,兒媳提供送餐服務,全家都吃上了“觀鳥飯”,3年多時間收入增加了40多萬元,走上了不一樣的脫貧致富路。充分利用現代科技新手段,組建“中國犀鳥谷”旅游網站(微信小程序),通過觀鳥協會規范管理,推動“互聯網+”模式運用,開展線上鳥類知識講座,建立“鳥導”信息庫,及時發布近期鳥類情況、食宿信息等,網上預定監測口、客棧、“鳥導”等,科學調度服務車輛,有序推動觀鳥旅游良性發展。太平鎮石梯村民小組自從賺上“觀鳥錢”后,一步跨多年,農民人均純收入從1000多元躍到8000多元,家家住上新民房,從“直過民族”村中率先脫貧出列。觀鳥旅游產業由點向面拓展,建成大盈江國家濕地公園、太平石梯、銅壁關、那邦、支那等12條經典觀鳥路線,觀鳥旅游已成為年直接經濟效益超過1000萬元的網紅產業。同步差異化開發鳥類元素文創品、農特產品、手工藝品,把資源變資產、資產變收益,輻射帶動一、二、三產創收2000多萬元。

  ▲在德宏拍攝的自然生態攝影師 張虹 攝

  講好故事結“鳥緣”

  多措并舉推進人鳥和諧相處,為觀鳥產業、生態保護和貧困群眾致富增收搭建平臺,結下“鳥緣”。開辦“觀鳥自然課堂”,以展覽、實地觀摩和現場講授的方式向全國各地中小學生傳播“鳥知識”,講好大谷地村民幾十年如一日守護一窩犀鳥等“鳥故事”。新時代云南好少年許博彥,把護鳥故事從邊疆小城講到祖國首都,從課堂講到人民大會堂,把愛鳥護鳥的種子播撒到更廣闊的天地。采取“鳥點+志愿者”的管護模式,對珍稀鳥類進行“重點照顧”,早觀察、午投食、晚監測,把鳥看作自己的孩子,一只14次登上央視的雙角犀鳥自然死亡后,負責看護的志愿者傷心落淚、寢食難安,不是“親人”勝似“親人”,成為一段佳話。通過“四議兩公開”方式,全縣200多個村民小組將愛林護鳥、不準破壞生態環境等內容寫入村規民約,結合民族“五用”宣講措施,講好觀鳥脫貧致富的故事,用身邊人、身邊事啟發和引導群眾愛鳥護鳥,積極投身“鳥產業”,與鳥結下不解之緣。

  ▲許博彥講“犀鳥故事”

  盈江縣用實際行動生動踐行著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的理念,通過護“鳥巢”、當“鳥導”、引“鳥人”、賺“鳥錢”、結“鳥緣”,讓游客過足“觀鳥癮”、農民賺得“觀鳥錢”,“砍樹人”變成“護林人”“狩獵人”變成“護鳥人”,以觀鳥旅游為代表的生態脫貧路子越走越寬。1329戶5423人建檔立卡貧困戶,通過生態扶貧得到實惠、增加收入、穩定脫貧,走出了一條以鳥為媒、青山裝入錢袋子的“觀鳥旅游”生態脫貧新路子。

發布人:楊建曉
15选五计算器